9名“福利姬”被抓!她们穿暴露的情趣装拍大尺度照片售卖!

2022年7月14日 by 没有评论

这位工作人员姓杜,是实习生,起诉书显示,2020年7月2日上午9点多,杜某某在G9031次列车上班之际,于列车一号车厢的厕所内,拍摄了自己的不雅图片、视频,并上传到国外的社交平台,短短时间点击量就高达2.3万次。

经鉴定,涉案图片与视频均属于淫秽物品,北京铁路运输检察院提起公诉。最后,杜某某因传播淫秽物品,被判处5个月拘役。

现在,出现了一个被网友称为“福利姬”的群体:一群年轻女孩换上暴露的情趣装或COSPLAY服装,拍大尺度照片或视频上传到网上售卖赚钱。而那些购买“福利姬”照片、视频的男网友,通常被称为“绅士”或“金主”。

去年1~9月,浙江警方在“净网行动”中,侦办利用信息网络平台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组织淫秽表演案件7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22人,打掉色情网络直播等涉黄平台113个,在被取缔的涉黄平台中,发现了“福利姬”。

以丽水莲都警方侦破的案件为例。莲都警方共查处色情淫秽网站4个,查获淫秽视频15个T内存,共计20000多部,扣押违法所得1300多万元。

网警在对该网站进行调查分析的过程中,发现该网站内共有淫秽色情类视频帖一万多条,注册会员一万五千多人。

随后,网警通过“夜撸社”网站友情链接,又发现了两个淫秽,分别是“淘拍铺”与“91m1”,其中“淘拍铺”网站拥有会员3400多人,“91m1”网站则有会员2200多人。

经过调查,网警发现这3个网站的实际控制人是同一伙人,他们在福建,是三对夫妻,还是同村的同宗族亲戚。

在福建警方配合下,丽水警方将6人抓获,从他们的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中查获大量的淫秽色及网站后台操作记录。

为首的“夜撸社”经营者张某,自己负责网上日常运营,妻子平时看看评论,收集网友的喜好要求。

盗版的于一个名叫“新司机”的淫秽,注册会员多达百万,组织架构也更为严密。

同年7月24日,莲都警方在山东、江苏等地摧毁该“新司机”淫秽网站平台,抓获犯罪嫌疑人4人,查获数万部黄色淫秽视频,现场还缴获了317万元现金。

这个网站分工明确,网站背后运营者赵某,是标准“宅男”。他家里三间房,两间房堆满了快递盒、快餐盒,一间卧室也乱糟糟的,一叠叠现金随便散在桌上和旅行袋里,加起来有四五十万元。

赵某高中毕业后自学了编程,去上海找工作没找到合适的,混论坛知道了黄色网站,想挣点“快钱”,2016年开始,他找来同学一起做。

赵某拿到钱后,除了放一部分在家里,另外都放在一个同学家里。这个同学帮助审核和上传视频,民警在他家里床底下,翻出来几个蒙着很多灰尘的包,打开包,里面有200多万元现金,是赵某交给他保管的。

赵某还专门找来江苏徐某帮助选片。被抓时,徐某22岁刚大学毕业。他说,自己在读高中时就开始接触“福利姬”了,他手上也积累了不少“福利姬”的联系方式,谁今天出新片子了,他就会第一时间去买。

除此之外,赵某还会在网上找技术人员来优化网站。网站对会员实行推出包月包季包年服务,注册要50多元手续费,可以看一个月,一个季度要100多元,一年要200多元,到案发,注册会员达一百多万,充值会员达13万人,从2016年到案发,共非法获利800多万元。

警方发现,被查获的这些淫秽视频、照片中,有专门的拍摄对象,也就是“福利姬”。

警方随后在广东、上海、江西、湖南、安徽、四川、杭州等省市抓获9名福利姬,年龄从20多岁到30多岁不等。

令人惊讶的是,从事“福利姬”这行的,还有情侣档,女的当模特,男的来拍,甚至男女同框一起大尺度“表演”。

刘某,96年出生,她和男朋友吕某都在杭州某大学念书,是学生恋人,大三时候,两人搬到校外租房。两人一起经常看一些,自己拍一些小视频。

后来,他们看到有人在微博上发暴露的照片赚了钱,两人商量也拍些大尺度的视频和照片来卖钱。两人拍好后发到微博以及国外的社交平台,网友看到后,会来联系。

在“福利姬”圈,也有行话,比如“投食费”,是指入门费或入会费,像刘某他们设置的收费门槛,“投食费”是66元,转账后,男网友可以看到发来的拍摄作品清单,这就是福利姬对自己金主投喂的所谓“福利”。

入会后,可以进群打包出售,可以单聊私人定制,像网上购物一样,各种尺度规格,应有尽有。还设有等级,200元可以加刘某和男友一起使用的工作微信,666元可以加刘某的私人微信,可以看到朋友圈及时更新,交5000多元可以享受私人定制等等,他们会根据客户的要求来拍摄。

此外,他们还卖“周边”,比如穿过的内衣、袜子等等,这在“圈子”里被称为“原味”。

这对情侣在短短两年时间,赚了200多万,在杭州买了房子还买了辆宝马车,后经法院查明,他们出售淫秽物品、视频及图片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53多万元。

除了情侣档,还有“姐妹花”。警方在广东抓到的两个“福利姬”就是亲姐妹,30多岁,在“福利姬”中算年龄较大了。

警方在调查中,还发现有的“福利姬”不仅拍摄和出售淫秽照片和视频,还做线下“”,涉嫌卖淫。

莲都警方调查发现,被抓获的“福利姬”里,有几位以前是玩COSPLAY的,她们是从“PR社”开始走上“福利姬”之路的。

“PR社”,早在2018年4月,被杭州警方取缔,创始人熊某、研发人员沈某和主播等14人落网。

熊某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网络公司,刚开始也想做一个普通社交App,后来发现运营比较困难,就想到“捞偏门”,熊某先只是邀请部分二次元的coser和女主播,在“PR社”人像板块发一些不露脸或者经过打码处理的和写真,结果反响相当火爆,他开始大肆招募多名二十岁左右的女主播,先拍摄再上传图片视频,把“PR社”做成了一个传播交易淫秽色情内容的平台,直到被抓。

2019年12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熊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处罚金10万元;判处沈某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9万元。像林某等六名“主播”,其实就是“福利姬”,她们因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也获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不等的罚金。

上述莲都警方抓获的9名福利姬中,像“胖丁”“萌兰酱”等以前就是PR社的“创作者”。

情侣档中的刘某,昵称“胖丁”,她以前是玩COSPLAY的,也有一定的粉丝,后来在“PR社”看很多人都越穿越少、越露越多,人气越来越好,作品销量也好,她也一点点从不暴露到暴露的,直到被抓,她积累了几十万粉丝。

像“萝莉寸奶”,在圈里也算小有名气,被抓前,她一个微博账号就有80万粉丝。刚开始也是玩COSPLAY,后来认识了一个叫“雪莉”的网友,“雪莉”劝她做“福利姬”来赚快钱,两人后来闹翻了,各做各的,像“萝莉”只用微博发布,她手上有很多账号,遇到被封号,就启用小号;“萝莉”一条视频卖到200元,“雪莉”还冒充“萝莉”,去网上低价售卖她的视频,抢走了不少生意……

“大多是宅男”,从民警调查看,很多都是90后,收入还不低,“买福利姬视频和周边都要花钱,花费不低”,比如原版的视频和照片一般都要几十元到数百元,“周边”也很贵,一双袜子四五十元,一条内裤四五十元……

事实上,“福利姬”在社交网站引流到各种群聊,再到单独线上可聊、线下可约,已经形成一条黑灰产业链,利益链中,福利姬、中介、网站都有暴利。

丽水案子中,“福利姬”的视频都是自己拍摄,“福利姬”往往不需要露脸,哪怕身材普通,加上美颜滤镜“加持”,也都看起来很美。

但也有专门提供淫秽照片的摄影工作室,这些摄影工作室相当于成了“福利姬”的中间人,也有“福利姬”会请摄影师来拍,自己出售成片。

去年7月2日,在人体摄影和COS拍摄圈子里蛮有名气的杭州摄影师康某被抓。

康某从2015年开始,通过约见网友寻找拍摄对象,免费为她们拍一些较为暴露的术照片、视频,渐渐有了名气,2016年,他开始把这些作品做成相册来出售。渐渐的,他拍的尺度越来越大,他平时会主动在网上找年轻形象好的女孩问愿不愿意拍,很多女孩觉得这样拍拍也无所谓,都会同意,拍好后,康某会偷偷将照片和视频制作成电子相册和实体相册,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出售,警方查获了5种类型的写线多部视频,都含有淫秽内容。

康某的拍摄对象中,女孩年纪在18岁-20多岁,大部分女孩不知情也不是为了出售而拍摄,但有一名是“福利姬”,出售获利4万多元。

据了解,有的“福利姬”越来越大胆,在漫展上、公园、商场、火车等公共场合,对着摄像头大摆暴露姿势,被很多真正的二次元爱好者喊打。而因为喜欢二次元文化的群体年龄普遍偏轻,也因为“福利姬”挣钱快,越来越多的年轻女孩参与进来,虽然上述案子中没发现未成年人身影,但在其他地方办的案件中,发现了有未成年人参与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